当前位置:主页 > 498888开马 > 正文

2018年中国与印度双边贸易全景图(附中印主要进出口产业数据)

2019-08-2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2018年,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进口国,印度是中国第七大出口国,中印彼此是不可或缺的贸易伙伴。目前,印度对中国出口的产品以资源型产品与原材料等初级产品为主;而中国对印度出口的产品以劳动密集型工业制成品为主,并开始向技术密集型产品转变。未来随着中印区域贸易安排或自由贸易谈判的启动和推进,中国在印度的基建工程、能源、绿色经济等领域、印度在中国的农产品、药品和信息技术等领域均将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中印双边贸易有望得到进一步加深。

  根据2019年4月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报告显示,2018年世界商品出口总额为19.475万亿美元,世界商品进口总额约为19.867万亿美元,贸易总额约为39.342万亿美元。(备注:由于统计误差,以及统计时部分货物在公海等因素,导致进口和出口数据并不相等。)

  其中,2018年印度货物对外贸易总额约为837十亿美元,出口额约为326十亿美元,占全球出口贸易额的1.7%,位居全球第19;而印度进口额约为511十亿美元,均占全球出口贸易额和进口贸易额的2.6%,位列全球第10。可见,印度在全球对外贸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也是全球对外贸易大国之一。

  2009-2018年,印度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波动变化。2010年,印度迅速走出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其进出口总额暴增35.7%,达到5737亿美元,并在随后两年继续保持增长之势;2013-2016年,受世界经济形势、卢比贬值等因素影响,印度对外贸易额再次进入下滑通道;从2017年开始,印度对外贸易开始回暖,贸易额在2018年增长至836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1.7%,增速依然较快。

  2009-2018年,印度始终保持贸易逆差的状态。据印度商业信息统计署与印度商务部统计,2018年,印度货物出口3246.3亿美元,增长8.4%;进口5120.8亿美元,增长13.8%。贸易逆差1874.5亿美元,增长24.7%。

  具体来看,2018年印度前三大贸易逆差来源国为中国、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逆差额分别为572.2亿美元、228.7亿美元和212.7亿美元,其中,与中国逆差额下降3.6%,与沙特阿拉伯逆差额增加44.4%,与伊拉克逆差额增加51.4%。印度贸易顺差主要来自美国、孟加拉国和尼泊尔,2018年顺差额分别为179.0亿美元、81.8亿美元和73.1亿美元,其中,与美国顺差额下降15.6%,与孟加拉国和尼泊尔顺差额分别增长11.7%和30.7%。

  分国别(地区)看,2018年,印度前三大出口贸易伙伴为美国、阿联酋和中国。其中,印度对美国的出口额为514.2亿美元,占印度出口总额的15.8%,出口额明显高于其他国家。此外,印度对阿联酋、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以及意大利的出口额则进入了下行通道。

  分国别(地区)来看,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18年自中国进口额占其进口总额的14.4%,是唯一一个进口额占比超过10%的国家。而印度自新加坡和伊拉克的进口额分别暴增97.9%和50.7%,主要因石油进口量增加所致。

  2013-2018年,中印双边贸易额整体有增长趋势。2017年,中印贸易不受洞朗对峙等一系列事件的影响,贸易额大增21.4%达到845.4亿美元,增速更是创下自2013年以来的新高。尽管2018年中印贸易额增速有所回落,但依然保持了6.8%的增速,贸易额首次突破900亿美元大关。

  2013-2018年印度对中国一直保持贸易逆差态势,且贸易逆差呈扩大趋势。2018年,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572.1亿美元,尽管较2017年有小幅缩减,但相较于2013年贸易逆差却增长了55.3%。

  从印度对全球出口的产品整体情况看,矿产品、化工产品和贵金属及制品是印度的主要出口商品,2018年出口额分别为526.5亿美元、446.9亿美元和401.4亿美元,占印度出口总额的16.2%、13.8%和12.4%,其中,矿产品出口增长28.7%,化工产品和贵金属及制品出口分别增长13.8%和12.4%。

  具体来看,印度矿产品出口量大,主要原因是印度境内拥有较为丰富的煤炭、铁矿石、铬铁矿、铝土矿、云母、石膏等矿石资源。此外,印度天然石墨和稀土金属的产储量也较大,均位居全球前五。

  从印度对中国出口的产品情况来看,矿产品、化工产品以及纺织品及原料是印度对中国出口的前三大类,2018年,三类产品的出口额分别为50.3亿美元、36.3美元和18.4亿美,分别增长了增长53.3%、55.0%和20.6%,增速均较快;三类产品出口额分别占印度对中国出口总额的30.5%、22.0%和11.1%,出口额合计占比超过了6成。

  一是,中国矿产品需求量大,且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因此有赖于从印度进口大量矿产品。

  二是,在国家环保趋严的政策环境下,我国关闭了大量化工企业,故需要从印进口大量化工产品。

  三是,近年来,随着中国人力成本不断攀升,国内部分纺织品及原料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也开始不断转移至南亚或东南亚等国家或地区,印度也是承接这些产业的国家之一。因此,印度纺织品出口额占比也较高。

  从2018年印度对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金额占该产品出口总额的比重来看,印度对中国出口的塑料橡胶、矿产品和化工产品占比较高,但总体均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仅塑料橡胶产品占比达到了10%以上。主要原因在于这些产品附加值相对低,中国自身在这类中低端产品的生产上就有一定的成本优势。

  从进口产品来看,矿产品、机电产品和贵金属及制品是印度进口的前三大类商品,2018年合计进口3378.9亿美元,占印度进口总额的66.0%。其中,在主要大类进口产品中,矿产品、化工产品的进口额分别增长了34.7%和13.6%,和贵金属及制品进口额则下降了14.0%。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煤炭、铁矿石、铬铁矿、铝土矿等矿产资源丰富,但是印度石油、天然气、铜、铅、锌、金等矿产资源却严重匮乏,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的短缺已经成为制约其经济发展的短板,需要从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等国家进口大量石油。与此同时,虽然印度煤炭、铁矿石等资源储量丰富,但由于矿石品位低、杂质成分较高,很难进行有效开采,资源品质较差也导致印度需要进口优质矿产品。

  印度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化工产品和贱金属及制品,2018年合计进口561.3亿美元,占自中国进口总额的76.1%。此外,塑料、橡胶、纺织品及原料、运输设备等也为印度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大类商品(HS类),在其进口中所占比重均超过3%。

  对比印度对全球市场进口;与印度对中国进口;的情况来看,进口产品结构存在较大差异,主要表现在:

  第一,在矿产品上,我国是石油等矿产资源供不应求,故印度进口的矿产品并不主要来自中国。

  第二,在机电产品上,中国是机电产品进出口大国,且相对于印度具有一定的技术优势,因此,印度从中国进口的机电产品较多。

  第三,在贵金属及制品上,中国也是黄金等贵金属消费大国,也需要从国外进口大量贵金属。

  从2018年印度对中国进口的主要产品金额占该产品进口总额的比重来看,家具、玩具,陶瓷、玻璃,纺织品及原料等占比较高,主要是这些产品均属于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相对其他国家具有比较优势;而对于中低端机电产品产品而言,中国也具有价格优势。

  中国和印度作为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目前还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不论是工业水平还是资源禀赋两国都存在较大差异,因此,中印间贸易互补性较强,存在较大的贸易空间。而按照中共十九大部署,中国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这必将为中印两国经贸务实合作带来新的机遇。中印贸易前景大好,未来或将朝着以下趋势发展:

  第一,印度对中国贸易逆差或将持续扩大。从中印过去6年的进出口数据来看,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总体呈显著的扩大趋势。未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与技术水平的快速提升,印度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有望进一步增加,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或将持续扩大。

  第二,产业间贸易仍将是中印贸易重点。一方面,中国第二产业发展相对印度具有比较优势;而印度农业等第一产业和信息服务等第三产业发展却领先于中国;同时,中国的制造业比重远远大于服务业,而印度却与此相反。可见,中印之间产业间贸易合作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未来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第三,制造业将是中印贸易主要组成部分。目前,中国正在大力推进中国制造2025计划;而莫迪政府也致力于发展印度制造;、数字印度;等多项重大举措。但中印两国制造企业发展阶段不同,市场环境不同,同质竞争小,两国工业发展战略能够对接,并互为市场,带动中印贸易向好发展。例如,自印度制造;实施以来,包括富士康、华为、小米、OPPO、VIVO等公司开始在印度设立研发机构和生产线,产品不仅可以满足印度市场,还能出口其它国家,甚至返销至国内市场。本港台现场开奖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carmenc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